Givenchy Black Leather Star-Detail Sneaker 全黑配色球鞋

Fashion 時裝 繼早前發佈多個配色的 Leather Star-Detail Sneaker 後,此番法國高端時尚品牌 Givenchy 台北專櫃 和紀梵希 再為 2013 春夏季度添加這款全黑的式樣。設計上延續高筒的輪廓,鞋面采

Fashion 時裝

繼早前發佈多個配色的 Leather Star-Detail Sneaker 後,此番法國高端時尚品牌 Givenchy 台北專櫃和紀梵希 再為 2013 春夏季度添加這款全黑的式樣。設計上延續高筒的輪廓,鞋面采用帶有紋路的上等皮革構成,通過精致縫線與線條勾勒出硬朗的氣息,輔以設計師 Riccardo Tisci 簽名式的金屬五芒星於鞋幫處的魔術貼點綴,並搭載厚實的膠底呈現。該鞋款全程於義大利制作,目前已可經由 SSENSE 等指定店鋪購得,定價為 $720 美元。

紀梵希Givenchy 台灣官網(http://yuan.xw-8.com/a/givenchy/2019/0320/www.givenchy-taiwan.com)提供2019全新系列單品,新品不斷更新,優惠活動不停,下單即享9折優惠,滿額免運,等優惠活動,潮搭資訊以及價格報道。紀梵希(Givenchy)是來自法國的時裝品牌,優美、簡潔、典雅是紀梵希最大特點,紀梵希最初以香水為其主要產品,後開始涉足服飾及彩妝事業。

GIVENCHY紀梵希天貓官方旗艦店奢華啟幕 高級定制

‍ 2018年3月1日,紀梵希( 紀梵希 )美妝天貓官方旗艦店正式啟幕,成為LVMH 路威酩軒集團旗下又一個進駐天貓的奢華品牌。 紀梵希 深諳現代消費者線上購物潮流和消費趨勢,於天貓打

2018年3月1日,紀梵希(紀梵希)美妝天貓官方旗艦店正式啟幕,成為LVMH路威酩軒集團旗下又一個進駐天貓的奢華品牌。紀梵希深諳現代消費者線上購物潮流和消費趨勢,於天貓打造全新專屬的線上體驗平臺,為消費者提供尊貴且便捷的購物體驗。全新開幕的紀梵希官方旗艦店展現瞭品牌的高級定制精神和追求極致體驗的奢華美妝。

紀梵希品牌1952年由法國貴族Hubertde Givenchy先生創立,傳承悠久歷史與貴族出身,同時敢於突破經典,用個性前衛、追求極致的態度,定義紀梵希高定時尚精神。近年來大膽創新,日益成為新興精品美妝品牌。

紀梵希彩妝創意總監NicolasDegennes獨具匠心,將紀梵希時裝精品的創意理念引入紀梵希美妝的設計,創造出其別具一格的“高級定制”彩妝系列。豐富飽滿的色彩,令人驚艷的質地,承載精品元素的包裝,令紀梵希美妝每款都成為具有高度時尚感的精美單品,是現代都市女性的摯愛。其中,高定香榭天鵝絨唇膏(“小羊皮”唇膏),高定香榭豐唇膏(“小粉唇”),禁忌之吻系列唇膏,明星四宮格散粉成為品牌的明星產品。

紀梵希護膚源於Givenchy Spa的感官享受理念,打造“奢華護膚品”的高端定位,把珍稀的護膚成分與先進的護膚科技相結合,帶來法式護膚優雅、細致與奢華的感官體驗。獨具匠心的墨藻珍萃黑金系列深受愛美女性推崇。

紀梵希香氛突破經典形象,每一款香水都別具一格,既傳承瞭紀梵希的優雅魅力,又賦予更年輕,個性與時尚的品格,是時下年輕人的香氛新寵。

紀梵希天貓官方旗艦店提供彩妝、護膚、香水等三大品類產品,涵蓋品牌十大明星產品。身為LVMH集團旗下的全品類高端品牌之一,消費者將感受到法式優雅的在線購物體驗,由專業級美容顧問為顧客定制個性美妝方案:在高定底妝工坊瞭解定制肌膚的底妝“華服”,嘗試“雪紡”般輕盈如羽的明星四宮格散粉,亦或是有著“天鵝絨”般細膩質感的絨霧啞光底妝組合;在三大大牌唇膏系列中升級你的唇色感官,觸碰“高定”外殼下隱藏的細膩;體驗墨藻珍萃帶來的“貴族般”護膚,讓你的肌膚盡享前所未有的感官體驗;當然,也可沉浸在紀梵希香水的魅惑中。此外,限量特供的高定恒顏光亮氣墊霜將在紀梵希天貓官方旗艦店獨傢發售。

紀梵希Givenchy 台灣官網(www.givenchy-taiwan.com)提供2019全新系列單品,新品不斷更新,優惠活動不停,下單即享9折優惠,滿額免運,等優惠活動,潮搭資訊以及價格報道。紀梵希(Givenchy)是來自法國的時裝品牌,優美、簡潔、典雅是紀梵希最大特點,紀梵希最初以香水為其主要產品,後開始涉足服飾及彩妝事業。

[紐約時報]誰是今年紐約時裝周的最大贏傢?紀梵

1952年,紀梵希這個品牌在法國正式誕生。它是以其創始人、第一位首席設計師休伯特·德·紀梵希(Hubert de Givenchy)命名的。幾十年來,這一品牌一直保持著“優雅的風格”,在時裝界幾乎成了“優雅”的代名詞。而紀梵希本人在任何場合出現總是一副儒雅氣度和爽潔不俗的外形,因而被譽為“時裝界的紳士”。直到1995年7月11日紀梵希在他的最後一次高階時裝釋出會後宣告引退。紀梵希的這臺展示會是空前的,也是令人難忘的。“時尚、簡潔、女性化”——人們在他塑造的活潑而優雅的女性形象中重溫了Givenchy 官網多年來的風格本質。

Nicki Minaj是前來看秀的眾多名人之一。圖片來源:Chad Batka他註重多樣性,這讓他的追隨者不僅是白人雜志編輯和潮人,還有一大批來自各種文化的人。 埃裡卡·巴杜和維克多·克魯斯(

Nicki Minaj是前來看秀的眾多名人之一。圖片來源:Chad Batka他註重多樣性,這讓他的追隨者不僅是白人雜志編輯和潮人,還有一大批來自各種文化的人。

埃裡卡·巴杜和維克多·克魯斯(Victor Cruz)曾出現在Tisci的廣告宣傳中,Jay Z和碧昂斯(Beyoncé)是他的手機緊急聯系人(在Met Gala也和他坐在同一桌),麥當娜(Madonna)和凱特·摩絲(Kate Moss)是他的旅伴,耐吉(Nike)是他的合作夥伴(耐吉最近剛剛雇傭Tisci先生為該品牌設計一條跑鞋線),LVMH的主席Bernard Arnault滿面春風地坐在秀場前排。這場秀的藝術總監瑪麗娜·阿佈拉莫維奇(Marina Abramovic)在後臺,她花瞭6個月時間策劃這場秀,而且據觀眾中的內行說,這可能是在紐約舉辦的花費最高的時裝秀瞭。

Julia Roberts參加紀梵希2016年大秀。圖片來源:Stefania CurtoTisci到底是如何贏得這些名流的愛戴和尊重的?他隻有41歲,有著深邃的黑色眼睛,留著短發,說話帶有濃厚的意大利語口音,常穿一身黑色T恤、黑色短褲和黑色皮鞋。

10年前,他還默默無聞,他的處女秀被評論傢描述為“組織差勁而混亂”(《紐約時報》)、“自大狂妄而難以理解”(Style.com),他又如何取得瞭今天的成就?

可能是因為他的星座吧,在時尚界,“星座”是最廣為接受,並經歷瞭時間驗證的理論瞭。堤西是獅子座,他本人和他的好友都經常用他的星座來解釋堤西的成功。

紀梵希2016年春季大秀在一個港口舉行,這裡可以看到911世貿大樓的遺址。圖片來源:Nowfashion他1974年8月1日出生在塔蘭托,意大利南部的港口城市。他來自一個傢境貧寒的地中海傢庭,他是傢裡唯一的男孩,上有8個姐姐。在他6歲時,他的父親因心臟病去世。

直到今天,Tisci的姐姐們都是他秀場的常客,他母親最近身體欠佳,才逐漸停止參加紀梵希的秀。如果母親沒能親自來秀場(本周五她就沒有出席),她一定會打電話來問Tisci有沒有吃飯、有沒有睡夠、有沒有感覺孤獨。當然每次Tisci的答案都是一樣的:沒有,沒有和沒有。

在學校,Tisci一直不太合群,他崇拜羅伯特·史密斯(Robert Smith) 和蘇可惜與女妖樂隊主唱Siouxsie Sioux這樣的哥特偶像,而且已經開始計劃離開南意大利瞭。

今年6月,Tisci坐在巴黎紀梵希總部勒·柯佈西耶(Le Corbusier)設計的沙發接受采訪時這樣說道:“我當時就知道,如果我留在那裡,我會窮一輩子的。我母親跟我說,‘你走吧,我瞭解你,等你回來時,你肯定會比現在更快樂,也更強大。’”

在17歲時,他離開瞭傢鄉前往倫敦。他在一傢酒店做清潔工,晚上就在Trade、DTPM、Orange這樣的Gay吧流連。後來他成為設計師安東尼奧·貝拉爾迪(Antonio Berardi)的助理,並因此獲得瞭去倫敦最有名的時尚學府中央聖馬丁學院(Central Saint Martin)學習的機會。

他在那裡的生活並不容易。因為有工作經驗,他跳過一年級,卻被同學當作“闖入者”。Tisci講英語的口音很重,他說:“學校裡的每個人都很討厭我,他們經常弄壞我的儲物櫃,這就是它們告訴我‘歡迎來到時尚界’的方式。”

但這隻讓他開始更努力地學習。他說:“我是獅子座,我必須要付出更多。”

在畢業那年,Tisci開始為自己的大秀挑選模特,其中有一位名為瑪莉亞卡拉·波高諾(Mariacarla Boscono)的年輕模特。瑪莉亞卡拉·波高諾的經紀公司拒絕後,Tisci請求她僅僅以嘉賓身份出席。

瑪莉亞卡拉·波高諾為紀梵希春季大秀試裝。圖片來源:Chad Batka她說:“Tisci從來不會放棄。”

沒過多久,Tisci就說服瞭她來拍一組試裝照。波高諾來到他的閣樓,拍瞭照片,然後就一直為他工作瞭。

波高諾說:“最打動我的一點就是他不會停下工作,他深深為此著迷。他就像是梵高。我是處女座,但我的上升星座是天蠍座。時尚界有很多處女座,但處女座一般都比較內向和痛苦。而提西是百分之百的獅子座。”

不久後,Tisci在意大利品牌公司Ruffo Research得到瞭工作機會,這傢公司曾經出過尼古拉·蓋斯奇埃爾(Nicolas Ghesquière)和索菲亞·可可薩拉齊(Sophia Kokosalaki)這樣的設計新星。

2005年,朱利安·麥克唐納德(Julien Macdonald)從紀梵希離職,Tisci被雇傭。於貝爾·德·紀梵希(Hubert de Givenchy 旗艦店和紀梵希)從1952年起打造起這一品牌,並因給奧黛麗·赫本(Audrey Hepburn)和傑奎琳·肯尼迪(Jacqueline Kennedy)設計裙子而聞名世界,但該品牌也經歷過不少次低谷。

而Tisci來的紀梵希的第一個系列就在時裝界投下瞭一顆炸彈。時任巴黎版《Vogue》雜志編輯的卡琳·洛菲德(Carine Roitfeld)回憶道:“他的設計有點太哥特瞭。當時的秀並不算成功,但卻體現瞭他的個人風格。你可以看出來他非常有才華。”

之後,Tisci迅速發現瞭明星的價值,盡管他拒絕承認這是他社交策略的重要原則。“我並不是為瞭給明星設計裙子而設計裙子,我為我欣賞的人設計裙子。”

科特妮·洛芙就是其中之一,提西在2008年請她穿著一身白色的“史蒂薇·妮克絲與天主教意大利傢庭主婦混搭風”的長裙,之後服裝造型師阿裡安娜·菲利普斯(Arianne Phillips)打電話邀請Tisci為麥當娜2008年的世界巡演畫幾幅服裝草圖,隨後Tisci為這位歌壇常青樹設計瞭服裝,兩人還因此成為朋友。

他跟坎耶·維斯特也是好友,維斯特曾邀請提西設計他和Jay Z合作專輯的封面(飾滿金色刺繡,非常紀梵希),之後選擇Tisci作為它們巡演的合作總監。

坎耶·維斯特是雙子座,而不是獅子座,但是提西仍然和他關系很好,並把他視為嘻哈年代的朋克偶像。2014年,坎耶·維斯特和金·卡戴珊邀請提西為他們的婚禮設計服飾,後來,他設計的一套婚紗登上瞭《Vogue》雜志的封面。

Tisci(中)和 坎耶·維斯特、金·卡戴珊,這兩位的到來使得紀梵希大秀推遲瞭一個小時。圖片來源:Elizabeth Lippman此時,新聞媒體對紀梵希的懷疑已經全部煙消雲散瞭。

紀梵希的母公司LVMH開始為其擴展獨立店面,數字從2005年的十幾傢增長到瞭50多傢。最新的店面幾周前在紐約開張,是紀梵希的第57傢獨立店面。

零售商們也在增加訂單。尼曼商場的肯·唐寧(Ken Downing)稱,近期紀梵希的火爆單品包括黑色皮包、嘻哈風男士休閑服和裝飾繁復的女性成衣。

2015年1月,朱利安·摩爾穿著紀梵希的銀色無袖群站在瞭金球獎最佳女演員的領獎臺上,這給Tisci又增加瞭不少曝光度。

摩爾說:“Tisci畫瞭30多幅草圖,每一幅都已經很精致瞭,很難從裡面選出一件,以至於我們最後問他能不能做出三條裙子來讓我從中挑選。Tisci同意瞭。當裙子做好後,他拜訪瞭我在紐約的傢,並且親自為我試裙子,還幫我出謀劃策。Tisci瞭解每一個他為之設計裙子的人,他是為人在設計裙子,而不隻是為瞭這個品牌。”

最後,摩爾挑瞭兩條裙子,一件穿去瞭金球獎,一件穿去瞭演員工會獎。至於第三條,Tisci把它扔到瞭廢物簍。摩爾說,他覺得那條裙子太“浪漫”瞭。

幾乎所有在Tisci社交圈子裡的人,都曾有過通過提西認識另一位可能永遠不會見面的明星的故事。阿佈拉莫維奇說:“通過他,我認識瞭麥當娜和艾麗西亞·凱斯(Alicia Keys),他就像一塊磁鐵,每次你和他同桌吃飯時,桌上都會有模特、藝術傢等等。” 在坎耶·維斯特和金·卡戴珊剛開始約會時,Tisci將卡戴珊介紹給瞭卡琳·洛菲德,之後卡戴珊就登上瞭其雜志《CR Fashion Book》2013年的封面。

幾乎所有在提西社交圈子裡的人,都曾有過通過提西認識另一位可能永遠不會見面的明星的故事。圖片來源:Rebecca SmeyneTisci的好友Ladyfag曾說:“他在沒有父親的傢庭環境中長大,所以他在我們的圈子中扮演著一個長者的形象。”

現在,Tisci和他的明星朋友們的生活方式差不多。一年中的大部分時候,他都住在巴黎的公寓,這裡被陽光沐浴,可以眺望塞納河,房間裡放著辛蒂·雪曼(Cindy Sherman)、羅伯特·梅普爾索普(Robert Mapplethorpe)的作品,以及吉奧·龐蒂(Gio Ponti)設計的傢具。當他不在巴黎時,他就拖著裝滿黑色T恤和黃色American Spirit香煙的紀梵希箱子環遊世界。

春假時他和凱特·摩絲、娜奧米·坎貝爾(Naomi Campbell)在裡約熱內盧,夏天他和坎耶·維斯特、時裝攝像師Mert Alas和Marcus Piggott在伊比沙島。

曾經Tisci打算和阿佈拉莫維奇一起住在紐約,但現實並沒有如計劃所願。2011年左右,他倆一起在紐約Sohu去買瞭一間別墅。阿佈拉莫維奇打算住在樓下兩層,Tisci打算住在樓上三層。他說:“別墅帶一個花園和一個泳池,就坐落在紐約市中心。我很幸運能買下它。”

所以他們一起翻新瞭這裡,搬來極簡主義的意式傢具。但是Tisci一直沒有搬進去。他說:“我一直在四處旅遊,我沒有時間來住。”

一年之後,阿佈拉莫維奇給他打電話,抱怨自己太孤獨瞭。那棟別墅太大,而Tisci一直不在傢,所以阿佈拉莫維奇在附近買瞭一套公寓,把原來別墅的樓下兩層賣回給提西。提西說自己還是沒在那間別墅住過一晚上,但他的侄子侄女很喜歡那裡。

那他在紐約的時候住在哪兒呢?他笑著回答:“住在美世酒店(Mercer Hotel)啊。”

酒店就在阿佈拉莫維奇公寓幾個街區外,他和阿佈拉莫維奇也一直時好朋友,金錢並沒有改變他們之間的友誼。

和他的名流朋友們一樣,Tisci的日程表也和正常人完全不同。他總是在遲到,而且經常不停地改變行程,原定七月到紐約的行程改到八月又改到九月;原定周一的會議改到周二又改到周三,最後定到瞭周四。

在他時裝秀的前一天下午,在紀梵希西切爾西街的店面三樓,人們用焦急的語氣商量怎麼對Tisci說“不”;二樓擠滿瞭試裝的模特和在縫紉機上忙碌的采風;其他人在咖啡間吃蛋撻和羊角面包。

而Tisci坐在一張巨大的黑色真皮沙發上,抽著American Spirit的煙。提西說,他最大的願望就是時裝周能快點結束,他就可以去和男友共度紀念日瞭。

“一個月瞭。”提西說,他們是在伊比沙島相遇的。

41歲的年齡和事業上數不清的成就,並沒有對提西孩童般的舉止有任何改變。

首先,當他緊張時,他還會咬自己的指甲;其次,他不能好好坐在椅子上,而要蜷著躺在椅子裡,好像總在等著一杯咖啡、一支煙,或是一個靈感。

他既是一個渴望媽媽關愛的小男孩,又是一個決定反抗前者的大男人。

他會設計一間維多利亞式的繁復拖地長裙,然後將它套在一位名叫Lea T的跨性別模特身上。他喜歡稱自己最近的男士系列“監獄裡的耶穌”。

上周,三個男模來他這裡面試,其中兩位有著健康的極受歡迎的長相,另一位就像是從拉裡·克拉克(Larry Clark)的電影裡走出來的一樣:他膚色略深,面帶紅潤,發色帶有一絲橘色調。提西馬上選瞭後者,他的原因是:“紀梵希本金應該帶有一種危險性。”

近日總有流言說他要離開紀梵希,去一個更好更大的平坦。去年Frida Giannini離開Gucci時,大傢都以為他會拿下這個職位。更有人在今年時裝周時說這場秀不僅僅是一場周年紀念,更有可能是提西本人的告別。

《Vogue》美版主編安娜·溫圖爾(Anna Wintour)希望他能留下,她說:“對Tisci來說,紀梵希是一個絕好的平臺。”

Tisci回應道:“這十年間,很多人找過我。當你做出些成績時,就會有很多人來找。但我拒絕瞭所有的邀請,因為我現在很快樂,我願意專心於紀梵希。”

試裝結束後不久,Tisci抓起他的煙,往嘴裡塞瞭一把堅果。然後和他的公關、一位穿黑裙子的女士和阿佈拉莫維奇一起去瞭表演排練的地方。

Tisci問那位穿黑裙子的女士,“我們到哪兒瞭?”似乎是沒看到面前的街道標牌。在排練處停留瞭幾分鐘,一批表演者前來問Tisci用希伯來語、阿拉伯語和拉丁語唱歌。Tisci仍然蜷在椅子裡,這次真的面帶倦意。排練結束後,阿佈拉莫維奇和他一起走出電梯。

他們一起走向大街,阿佈拉莫維奇對他說:“我們錯過瞭佛教表演。你有幾輛車?”

“一輛。”Tisci回答道,意思是阿佈拉莫維奇可以和他一起坐車。

然後他們為一位表演者的衣服爭論瞭起來。他說,“你不能讓他穿褲子,他得看上去像土耳其武士才行。”

他搖著頭回答:“我覺得應該看上簡單一些,穿裙子會太奇怪瞭。”

外面正在下雨,但阿佈拉莫維奇看過第二天的天氣預報,所以十分樂觀。每個和Tisci一起工作的人哦都市如此。

她說:“老天會眷顧我們的。今天在下雨,周六周日都要下雨,隻有明天是晴天。這還有什麼其他解釋?是神在幫我們。”

Tisci點頭表示同意。他有點起一根煙,和公關告瞭別,與阿佈拉莫維奇一起迎接他職業生涯中最輝煌的24小時,天氣晴好,星光熠熠。

最後一個進入秀場的是瑪蒂爾德·庫莫,紐約現任州長的母親。

(翻譯:李思璟)

紀梵希Givenchy 台灣官網(www.givenchy-taiwan.com)提供2019全新系列單品,新品不斷更新,優惠活動不停,下單即享9折優惠,滿額免運,等優惠活動,潮搭資訊以及價格報道。紀梵希(Givenchy)是來自法國的時裝品牌,優美、簡潔、典雅是紀梵希最大特點,紀梵希最初以香水為其主要產品,後開始涉足服飾及彩妝事業。

著名法國時裝設計師於貝爾·德·紀梵希(Hubert

紀梵希每天為大家帶來全新時尚單品,為您的生活添加更多的色彩,為您的生活充滿活力,讓您每天不重複,精彩的人生從現在開始,敬請關注我們 Givenchy 台灣網絡專賣,我們將 Givenchy 紀梵希 全新資訊將一一呈現給大家。

據俄羅斯衛星通訊社sputniknews報道,法國廣播電臺周一報道,著名的法國時裝設計師於貝爾·德·紀梵希(Hubert de givenchy 皮夾 )去世,享年91歲。 紀梵希生於1927年,曾在巴黎美術學校學

據俄羅斯衛星通訊社sputniknews報道,法國廣播電臺周一報道,著名的法國時裝設計師於貝爾·德·紀梵希(Hubert de givenchy 皮夾)去世,享年91歲。

紀梵希生於1927年,曾在巴黎美術學校學習,然後創立瞭自己的時尚品牌紀梵希(Givenchy),該品牌直到現在都以他的名字命名。

據法國媒體報道,3月10日,他在睡夢中與世長辭。葬禮隻會在很狹小的親朋圈子中進行。在他親屬的聲明中指出,“比之花錢送他鮮花和花圈,還不如把錢捐給聯合國兒童基金會(UNICEF)。”

(轉載或發公眾號請聯系俄羅斯衛星通訊社或公眾號:俄羅斯SputnikNew)

想要了解更多關於 Givenchy 紀梵希 資訊消息的朋友,不妨關注Givenchy 台灣網絡專賣後續的報道消息。也可以添加Line:TWDK進行咨詢。全場所有新品低至7折起,新款不斷上架,週日週末購物更是享有專屬折扣優惠,驚喜連連,正品夯貨,支持專櫃驗證,7天鑒賞期,7天無理由退換貨,心動,不如行動,趕緊來選購吧!(www.givenchytw.com

他們有緣無份,卻成就瞭彼此最好的人生

紀梵希每天為大家帶來全新時尚單品,為您的生活添加更多的色彩,為您的生活充滿活力,讓您每天不重複,精彩的人生從現在開始,敬請關注我們 Givenchy 台灣網絡專賣,我們將 Givenchy 紀梵希 全新資訊將一一呈現給大家。

[摘要]他是優雅之王,而奧黛麗 赫本曾是與他最親密的繆思。赫本用這種方式回饋瞭老朋友,以她追尋珍視一生的“安全感”。 1993年冬天,奧黛麗 赫本逝世於靠近日內瓦的村莊托諾肯

[摘要]他是優雅之王,而奧黛麗 赫本曾是與他最親密的繆思。赫本用這種方式回饋瞭老朋友,以她追尋珍視一生的“安全感”。

1993年冬天,奧黛麗 赫本逝世於靠近日內瓦的村莊托諾肯納茲(Tolochenaz)村莊中的“和平之邸”中,這是她與第一任丈夫梅爾 費勒生活過的莊園。

在送她走完最後一程的六位抬棺人裡,有最後一任丈夫羅伯特 沃德斯、兩個兒子肖恩與盧卡、以及與她保持瞭40多年友情的摯友於貝爾 德 紀梵希。

六位抬棺人

紀梵希,這位曾經的巴黎最好的時裝設計師說過,在他生命中有兩個時刻不忘的特別經歷,其中之一就是與奧黛麗 赫本相遇並成為朋友。

1953年夏天,奧黛麗 赫本要為她下一部開拍的好萊塢電影《龍鳳配》(Sabrina)挑選一些原創的巴黎高級時裝,在導演比利 懷爾德(Billy Wilder)的建議下,她來到紀梵希剛剛成立一年的服裝工作室。

紀梵希回憶初見奧黛麗 赫本時的情景,“當我打開瞭工作室的門,一個年輕的女孩飄然而至,身形纖細高挑,有一雙小鹿般的眸子。短發,穿著休閑窄腳褲、白襯衫、平底鞋,水手帽上還系著一條紅色的緞帶。”

當時,紀梵希的工作室隻有寥寥數名員工,全部撲在一個系列服裝的制作上,“這個漂亮的姑娘到工作室來,跟我講她要什麼樣的衣服,和我介紹瞭一點劇情,我和她說,我沒法打扮你。她堅持說想看看我們正在做的服裝,我說現在完成的很少,我對她說,你明天再來一次,我們看看有什麼可以做的,幸虧我當時讓她第二天再來一次。”

上世紀四五十年代,正是像紀梵希一樣的年輕設計師們突破傳統審美、大膽創新的時代,紀梵希崇尚簡約、更強調修身輪廓感的設計違背瞭當時一些主流的女性美的標準,比如偏好性感,金發,體態豐滿的形象。

當時大眾更偏好夢露這樣性感,金發,體態豐滿的女性形象

可是,紀梵希與赫本都非常幸運,在事業的開端遇到瞭能夠互相成就的彼此。奧黛麗 赫本身上青春時尚的氣息在紀梵希的設計下更為出色,而紀梵希也遇到瞭他此生最好的模特。

對他來說,面對一位身材比例好、性格迷人、天資聰明的女孩子,是很容易設計出衣服的,他說:“她的微笑是整個設計的關鍵”。

《龍鳳配》(Sabrina)的成功讓奧黛麗 赫本不再是一個默默無聞的女明星,紀梵希也出瞭名,不斷有其他女明星找上門來。

赫本生氣地說:“今後,別理她們,首先,你要繼續為我之後的每一部電影設計服裝。”

紀梵希開始不斷地為奧黛麗 赫本設計裙子。在《蒂凡尼的早餐》中,赫本穿著的黑色削肩窄裙禮服的形象比整部電影更讓人印象深刻,無袖平肩小黑裙成為瞭巴黎女性的正裝。紀梵希開始不斷地為奧黛麗 赫本設計裙子。

得益於赫本事業的成功,紀梵希在美國的客戶遠遠多於在法國的。1957年,紀梵希還專門為奧黛麗 赫本瞭一款叫“禁止”的香水,赫本免費為這款香水拍攝瞭廣告。

時尚記者珍妮莎梅形容他們是“完美的一對”,她說:“紀梵希是她的服裝設計師、知心朋友,是像父親一樣可以信任的人。他們彼此收益,他使她成為電影巨星,她幫他成為巴黎最好的服裝設計師。”

紀梵希與奧黛麗 赫本之間命運般的契合也可以從二人極為相似又極為不同的生活軌跡中尋找答案。

大兒子肖恩如此形容母親奧黛麗 赫本的一生,她的一生就像童話一般,但有可怕的事情發生。

奧黛麗 赫本出生於富裕的比利時傢庭,父親是會13國語言的盎格魯-愛爾蘭人,還是一名出色的滑翔機手。

但在赫本6歲時,父親借口外出買煙離傢出走,再也沒有回來。

不久,戰爭爆發。在英國讀過一段艱難的寄宿經歷後,赫本被母親艾拉接回一個叫阿納姆的荷蘭小鎮,原本富裕殷實的外公外婆傢也因為戰爭受到影響,不能維持奢華的生活,甚至用鬱金香的莖球碾成的粉末做飯。

奧黛麗 赫本住在裝修奢華的大棟別墅裡,經歷瞭毫無安全感的童年,一直持續到睡覺之前的饑餓感受,還有作為兒童的脆弱感。

她童年的這段經歷塑造瞭她讓世人難忘的小鹿般靈動敏感的雙眸。

1942年的赫本

紀梵希的童年經歷與赫本有相似之處。他出生於法國韋博的一個富裕而充滿藝術氣息的傢庭,2歲時父親去世,在母親和奶奶的呵護下長大。

在他的傢人中,有藝術傢、雕塑傢和藝術品專傢,爺爺在當地是很有名望的人,喜歡搜集有趣的東西“西裝、服裝、帽子、旗子,特別關註制作的材料。”

爺爺對紀梵希的影響不僅在“關註材料”上,在紀梵希告別設計舞臺的晚年,他也成為瞭一名藝術品收藏傢,想必也是源自年幼時爺爺愛好的影響。

紀梵希有一位美麗優雅的母親,在他身後給予瞭很多支持,而奧黛麗 赫本的母親對她一直有一種怪異的妒忌情緒,甚至於在她成名後很多年還當面說她“如此平庸”。

在我看來,紀梵希與奧黛麗 赫本,就像是享有一切的王子和落難的公主,因此他們相遇後,能夠輕易互相欣賞、理解。

紀梵希自然而然地開始對各種佈料和服飾產生興趣。他覺得堂姐們自制的裙子一點也不時尚,但在雜志店買到的服裝制作圖解裡受到啟發,年幼的他感受到瞭所謂的“巴黎情調”。

紀梵希先後在傑奎斯 菲斯、洛巴 貝格、盧西 安勒隆的工作室裡工作過,欣賞和創造出美、新潮、優雅吸引著年輕的紀梵希。

紀梵希年輕時度過瞭夢幻般的學習生活。

那是一個名傢輩出的時代,紀梵希遇到瞭最卓越的一群人,弗朗西斯 普朗克、鮑裡斯 考區諾、克裡斯汀 佈拉德、可可 香奈兒……在巴黎的時裝店裡,甚至連一個扣子都有可能是雨果的孫子讓 雨果設計的。

香奈兒

巴黎世傢的創始人克裡斯托瓦爾 巴倫西亞是紀梵希最欣賞的服裝設計師,紀梵希認為,巴倫西亞與其他人的不同點在於他所傳達的設計理念,關註領口設計、佈料選擇、帽子搭配和翎飾,給予服裝更強的設計感。

1947-1951年 為Elsa Schiaparelli工作,在此之前曾與Pierre Balmain和Christian Dior一起為Lucien Lelong設計室工作

他不斷地汲取著各類優秀設計師的特質,1952年,30歲的紀梵希拒絕瞭迪奧先生的邀請,開創瞭自己的服裝工作室。

1952年:在巴黎Rue Alfred de Vigny創建“紀梵希工作室”(the House of 紀梵希 衣服),並展示第一個高級女裝系列。

他的第一件經典作品,就是由知名女模特貝蒂娜展示的女士罩衫,這件普通材料的棉質襯衫顯示瞭紀梵希的創作理念,簡約實用,開創性的分體式設計讓女性有瞭更多搭配的可能性。

1952年:他將自己的第一個系列命名為“Bettina Blouse”。迄今為止成瞭紀梵希最著名的單件設計,Riccardo Tisci接手後,經常也以層次,褶皺,羽毛,蕾絲與重塑肩線反轉膨袖白衫的經典。

紀梵希的設計理念非常符合美國女性對優雅的理解:簡約又舒服。

紀梵希的設計兼具實用性與穿著者本人的生活風格,照顧到穿著者個人化的喜好。他知道自己是具體為誰來設計服裝,對女性有一種徹底的尊重。

他喜歡近距離地接觸客人,經常邀請她們來看正在設計中的衣服。

我認為,奧黛麗 赫本在紀梵希對她給予的慷慨友情和私人化的設計中,找到瞭一種“安全感”。這種對“安全感”的尋找似乎是奧黛麗 赫本的一個人生主題,肖恩說,母親在演出人生中主要的角色時,會創造出更多的安全感。

晚年的奧黛麗 赫本去非洲探望貧窮的難民和孩子,紀梵希為他設計瞭特別設計瞭一件藍色的T恤寄給她。後來,赫本對紀梵希說:“你知道嗎?當我穿著你為我設計的衣服,我有一種被保護的感覺。”

紀梵希不僅為奧黛麗 赫本設計瞭大量在電影讓她熠熠生輝的服飾,還包括第二次結婚、兒子受洗時奧黛麗所穿的禮服、兒子的受洗袍等,兩人的合作幾乎貫穿瞭她的一生。

紀梵希服務過的重要女性客人不隻奧黛麗 赫本。

紀梵希曾為20世紀各類如雷貫耳的名人設計過服裝,包括瞭傑奎琳 肯尼迪(JacquelineKennedy)、溫莎公爵夫人沃利斯 辛普森 (Wallis Simpson)、摩納哥王妃格蕾絲 凱莉(Princess Graceof Monaco)、社交名媛貝比 佩利(Babe Paley)等。

傑奎琳 肯尼迪穿過的紀梵希服飾

但紀梵希隻有赫本與他的感情最為特別,女演員萊斯莉 卡儂(LeslieCaron)說他們:“親如兄妹,不分彼此”。

很多人認為紀梵希與赫本之間存在愛情,就連紀梵希自己也這樣說過,年邁的紀梵希在2015年拍攝的紀錄片裡回憶道:“從此,我們之間開始瞭一段柏拉圖式的愛情。”

前紀梵希香水總監亞倫羅 倫佐:“他們之間的愛情很明顯,很真誠。我覺得他們相互需要。從他們的互動中可以體會出,他們的愛情很美好。”

嬌蘭彩妝藝術總監奧利維 愛蕭德美梭:“難以描述,他們之間的關系絕不僅僅是友情,更像是柏拉圖式的愛情。他們相互迷戀,又彼此尊重。”

1992年的聖誕節,因癌癥臥床的赫本打電話給紀梵希,叫他到她居住的“和平之邸”來看她。她指著屋子裡的一個箱子對他說,這是送給你的 一件藍色的大衣,她說:“那是你的顏色。當你覺得孤獨,穿上這件大衣,就好像我緊緊擁抱著你。”

他是優雅之王,而奧黛麗 赫本曾是與他最親密的繆思。赫本用這種方式回饋瞭老朋友,以她追尋珍視一生的“安全感”。

在奧黛麗赫本去世25年之後,91歲的紀梵希也去天堂瞭。“我一生都在追尋兒時的夢想。現在,它實現瞭。”

本文來自騰訊新聞客戶端自媒體,不代表騰訊新聞的觀點和立場。

正文已結束,您可以按alt+4進行評論

想要了解更多關於 Givenchy 紀梵希 資訊消息的朋友,不妨關注Givenchy 台灣網絡專賣後續的報道消息。也可以添加Line:TWDK進行咨詢。全場所有新品低至7折起,新款不斷上架,週日週末購物更是享有專屬折扣優惠,驚喜連連,正品夯貨,支持專櫃驗證,7天鑒賞期,7天無理由退換貨,心動,不如行動,趕緊來選購吧!(www.givenchytw.com